新京报:重庆花炮作坊爆炸致12名童工死亡调查

时间:2008-08-08 01:23:43 字体:[ ]
核心提示

  重庆秀山洪安镇12名中小学生的生命,在10月21日走到终点。

  当天,他们做工的花炮“黑作坊”,发生连环爆炸。

  新华社10月25日报道,截至当日,死亡17人,2人失踪,国家安监总局参与事故调查;半个月后,记者实地调查,死亡人数增加至19人,其中12人为学生。

  发生爆炸的渝湘黔三省交界地,人均耕地不到半亩,贫困成为山民天敌,多有鞭炮黑作坊招揽留守孩子和妇女私制鞭炮。

  目前,当事作坊主彭向华仍在逃。

  古李树,重庆的一个小小山坳,住着20余户农民。

  以往,谁家有了红白喜事,10多家都会过来帮忙。但10月21日下午,当33岁的覃汉龙在家拿他父亲的棺木给11岁的女儿覃柳叶制作一个小号棺材时,没有一个乡亲过来帮忙。

  那天,古李树山坳的几乎每一家都在准备安葬自己10多岁的儿子或者女儿。

  这个村落在同一个下午,集体埋葬他们的12个亲人,其中,除了两名老妇,其余10名都是孩子。他们曾经都是500多米外邻村岩桩坪村小花炮作坊的雇工。

  21日上午7时38分,该村的三家小作坊发生连环爆炸。根据记者走访得知,爆炸导致19人丧生,其中12名为16岁以下学生,另9名学生受伤。

  山村炸出蘑菇云

  “当时我感觉

地震了一下,之后传来三声震耳的爆炸声,同时蘑菇云中有砖头瓦片向我飞过来。”村民石登清至今心有余悸。

  56岁的石登清有翻黄历的习惯。但是事发这一天,他忘记了。一个月之后,他从漆黑的卧室里,给记者找到这本去年腊月赶集时买来的黄色小册子,翻到了10月21日这天。

  黄历上写着,这一天是天牢,黑道日,五行为霹雳火。

  那天早上起床,一切都同往常一样。儿子在广州打工,家里就夫妻两人。6点半,吃完妻子彭华娣做的早餐后,两人出门。丈夫往西,到附近高速公路施工工地上打工,妻子往东,绕过一坐3孔的石桥,过河,到河对面的岩桩坪村大纸厂的彭向华家做烟花。

  临分手时,妻子对石登清说,今天就再做最后一天,明天就不去了。

  石登清没有在意,低着头往前走。

  灾难发生时,石登清刚走到工地。当时,他先感觉到地猛然震了一下,大约一秒钟后听到背后传来三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回过头,河对岸的大纸厂,有一朵黑里透红的蘑菇云拔地而起,紧接着,他看到蘑菇云裹着的砖头瓦片向他飞过来。

  这时,石登清的本家———石登富,正摸索着衣服打算起床,突然感觉到床震了一下,然后就听到自家窗户上的玻璃哗啦啦地掉到了地上,和窗外剧烈的爆炸声。石登富光着脚走到窗户前,河对岸升起一朵蘑菇云。他赶紧看了下手机,7点38分。

  石登富看到河对面的蘑菇云下,有人发疯地往村外跑,有人呆呆地站在原地,也有人发疯地往村里跑。

  7点38分。古李树的周兰燕正把泔水往猪食槽里倒。两头肥猪突然跳着尖叫起来。随即,周兰燕听到三声爆炸。她跑出猪圈看见大纸厂方向的那朵蘑菇云。“女儿啊!”周兰燕顿时跌坐在地,声嘶力竭地哭喊着。

  在工地的石登清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转身往家跑。当时心里存着的一点侥幸是,希望自己的妻子因为什么事情返回了家里。

  到家时,门上冰冷的挂锁让石登清绝望了。

  学生结伴打黑工

  孩子们用锡纸将火药包成小球,包一个1分钱,一天可以包1000个。一村民说,这个活危险透顶,稍不留神就会爆炸。

  幸存者周娅在回忆爆炸事件时,一脸茫然。11月18日才从医院回家的她,脑子受到冲击,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。“出门时,大概是早上七点吧。”

  因为父母都在郴州挖煤,周娅一直跟爷爷奶奶住。

  那天清晨,因为怕吵醒爷爷,她轻轻地关上门,门口站着几个从大纸厂过来喊她做工的同学。

  周娅走下爷爷家的晒场,遇到11岁的覃柳叶。覃柳叶刚出家门。她母亲周兰燕站在屋里喊:领完钱早些回来。

  周兰燕不知道,女儿此次踏出家门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这是覃柳叶第二次前往大纸厂做工。前一天,周六,覃柳叶跟同学在彭向华家做了一天,赚了15块钱。这个洪安小学5年级2班的学习委员觉得收入很不错,还想着以后每个周末都去。

  但是,当天晚上,母亲周兰燕否决了她的打算。每年,洪安镇都要发生烟花作坊爆炸事件。周兰燕告诉女儿,家里不缺这几个钱。

  于是女儿答应她,把已经赚到手的15块钱领回来,就再也不去做了。

  周娅、覃柳叶等人沿着村子池塘边继续往前走,途中不时遇到小伙伴,这支10多个孩子组成的队伍中,最大的孩子15岁,最小的8岁。

  孩子们走了约500米,来到大纸厂的中央。这里呈“品”字状排列着三座房子,它们是当地最漂亮的新房子———两层高,外墙贴着白色瓷砖。房里堆满了炸药和相关原材料。

  这三间房是大纸厂村民彭向华、周德龙、周德顺的家,同时又是他们没有营业执照的花炮作坊。

  “这个周末来的孩子是最多的。”幸存者肖显芝在彭向华家打工已有一年多。她回忆,此前也有孩子来做工,但也就七八个。

  周娅记得,周五下午放学时,彭向华在桥头游说孩子们去他那儿打工,用锡纸包小球,包一个1分钱,一天可以包1000个。彭向华对孩子们说,反正就周末来做工。不耽误平时上课的。手快些的话,一天能包1500个。

  周娅、覃柳叶这些孩子都做着一样的活:把火药和其他的一些配料,用锡纸包成一个小球。这些小球最终将被装填到礼花的射筒里。

  “这个活是危险透顶的,小孩子肯定做不了。”熟悉花炮制作的村民彭向长对记者说,“拿硫酸钾、铝粉、硫磺等材料掺和炸药时,要用手搅拌,只要手碰到容器的底部,就会爆炸。”

友荐云推荐
相关文章

热门资料

推荐资料